您好!歡迎訪問嘉興市急救中心官網!

首頁 >> 黨團建設 >> 急救風采 >> 正文

120--使命開始的地方

作者:嘉興市第一醫院全科醫學科 周云題   時間:2019-08-08   來源:本站

炎炎夏日,一轉眼我即將結束本階段的院前急救工作,對于一名常年工作在門診和病房的全科醫生,這段經歷在我的行醫生涯中顯得格外特殊,因為它是患者首先接觸醫務人員的地方,也是我們作為一名醫生,使命開始的地方。

如果說120最特殊的地方,我想大概是我們工作場所的改變——救護車,有別于門診診間及病房辦公室固定的工作環境,救護車在急促的警報聲中,行駛在嘉興的大街小巷,也是我們作為一名120醫生的主戰場。4個月前,當醫務科通知我前往急救中心工作時,說實話,我還是心里忐忑起來,暈車的我,是否能勝任這份工作,應該怎樣和患者及家屬溝通交流,怎樣最好的為患者選擇就診醫院,怎樣和我的搭檔——120司機師傅共事,都是我必須要考慮的地方。

我仍然記得4個月前我的第一趟出車任務,當時天氣剛剛轉暖,有一位老年男性暈倒在王店的泰石公墓,我和司機涂師傅緊急出車。涂師傅是一名真正的老司機,他對于王店鎮的大街小巷都了然于胸;而我,則在路上忐忑起來。病人暈倒的原因是什么?有沒有生命危險?是就近送王店人民醫院還是選擇路程更遠的嘉興上級醫院?怎么和患者家屬有效的溝通?短短的數分鐘后我們已經到達了現場;涂師傅看出了我作為菜鳥的焦慮,向我暗示,有問題可以和他商量。我長舒一口氣,和師傅推著急救擔架在公墓找到了患者,這時患者已經蘇醒,向患者家屬簡單了解病情。原來患者是桐鄉人,有尿毒癥,常年透析治療,這次來公墓,不知是情緒激動還是出汗較多,患者出現了暈厥,大概數分鐘后蘇醒。查看患者生命體征平穩后建議患者家屬前往嘉興上級醫院,家屬同意后我和師傅將患者抬上車,從王店去往嘉興,大概有20分鐘的車程;師傅車技嫻熟,而我在路上則對患者進行了生命體征的監測。患者生命體征平穩,血糖正常,安慰了患者和家屬,我們也到達了醫院,將患者交接給嘉興市第一醫院搶救室。在返程的途中,我強裝鎮定,師傅則對我講:“我們兩個人搭班,有問題一定要兩個人商量,你有問題可以問我,我需要幫助也會第一時間求助你,只有這樣,我們這份工作才能做好,病人才能得到第一時間的救治。”我點了點頭,新的工作模式,新的工作環境,新的工作搭檔,就在我們返程的春風中開始了。

由于工作的性質,我和司機師傅需要待命24小時,因為擔心耽誤出車時間,我和師傅可以說是形影不離。吃飯一起吃,下樓去走一走也和對方提前報備,睡覺的時候我和涂師傅也經常僅僅脫去外套,穿著襪子睡覺。“能快一點就快一點,誰知道下個病人重不重”,這是涂師傅給出的回答。4個月里,有凌晨踏著月光,我和師傅四處張望著尋找患者,也有驕陽似火的中午,我們拉著中暑的患者一路奔馳,4個月里,我們不僅是工作上的拍檔,也成為對方的朋友。

由于工作站點的原因,我和涂師傅經常需要長途轉運患者,時間一般在夜間,因為這類患者往往病情重,時間緊,轉運的途中隨時可能病情加重,甚至危及患者生命,在這轉運的2個小時里,我們幾乎繃緊了每一根神經。要說最怕的,我想可能是主動脈夾層的患者,因為夾層隨時可能破裂,一旦破裂,不可能給我們救治時間,而且是在轉運的高速公路上,如果出了問題,應該怎么辦,患者家屬能不能理解,上級醫院能不能順利接收,都是需要考慮的問題。救護車的每一次顛簸,都伴隨著我一陣急促地心跳。而且在我們的救護車上,設備肯定是不如醫院里齊全,救護車上最常用的就是心電監護、吸氧等設備。那么有沒有其他方式能幫助到患者呢?后來的工作中我發現,仔細的詢問患者的基本信息,發病過程,哪怕是患者家里人的信息,都會一定程度的緩解病人焦慮的情緒,我想,這也是治療的一部分吧。上個月我和師傅接到任務,送一名車禍患者去榮軍醫院,患者下肢開放性骨折,疼痛難忍,除了下肢支具固定外,在轉運途中,我不能幫助患者解除痛苦,而這時患者兒子也很焦慮和擔心。我想我能怎樣幫助患者,這時患者一直大喊:“我完了,我以后不能走路了”。這時,我大聲的告訴患者:“你是下肢骨折,完全可以通過手術治愈的,你要有信心。”雖然不能幫助他解除痛苦,但是我拿起了身邊的紙巾,幫他擦干了面龐及軀干上的汗水,之后到達醫院后,患者家屬表示了感謝,我想,這也是我們幫助救治患者的一部分,雖然微不足道的一句話,一個動作,都能讓患者及家屬感受到我們醫務人員的溫度,這何嘗對我不是一個幫助。

最令人痛心的莫過于自殺的患者,喝農藥,跳河,跳樓,自縊,他們有的是芳華少女,有的是年邁老人,在接到出車任務的同時我都會心里默念:希望他們沒有自殺成功。沒有人比我們更懂得生命的珍貴。短短四個月,接診過年過90的老人,也接診過僅僅出生28天的患兒,有喝酒鬧事的輕微患者,也有心臟驟停的緊急病人,無論怎么樣,我們都是接到任務,第一時間出發,反反復復,重復著上面的工作,也重復著上面的情緒。

現在,馬上就要離開這個崗位,已經形成默契的司機師傅,熟悉的120救護車,令人緊張的任務電話鈴聲,著急等待的患者家屬,夜晚靜謐的星空,驕陽似火的烈日,仿佛都像昨天剛發生的故事。最后一個工作日,我們接到任務,有一待產孕婦臨產,需緊急送醫。接到任務后,我既緊張,又焦慮,對于接生零經驗的我又是一場考驗,所幸患者沒有在救護車上生產。我想,這就是120的工作,我們奔馳在嘉興的大街小巷,帶著焦慮和急切的心情,沖向未知的前方。但無論如何,我們始終做好準備,隨時出發,因為,這里是使命開始的地方。

  
迷失非洲 福彩30选5开奖结果 3d开机号和试机号列表开奖 pc蛋蛋预测凤凰8算法 七星彩直播 众筹代理公司怎么赚钱 教你玩河北麻将 足彩进球彩18088期 江西时时在线开奖信息查询 银河时时彩 甘肃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江苏快3app苹果下载 彩票自动投注脚本 现在做什么生意赚钱投资小 最行业最赚钱投资小 星悦陕西麻将官网 分分彩平台哪个正规
福彩30选5开奖结果 3d开机号和试机号列表开奖 pc蛋蛋预测凤凰8算法 七星彩直播 众筹代理公司怎么赚钱 教你玩河北麻将 足彩进球彩18088期 江西时时在线开奖信息查询 银河时时彩 甘肃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江苏快3app苹果下载 彩票自动投注脚本 现在做什么生意赚钱投资小 最行业最赚钱投资小 星悦陕西麻将官网 分分彩平台哪个正规